主页>发现百科 >国人危机意识低 溺毙案彰显防范不足

国人危机意识低 溺毙案彰显防范不足

2020-06-26 | 文章出自:
国人危机意识低 溺毙案彰显防范不足

防范不足、警告无力,槟州溺毙何时休?

近年州内溺毙案不断,多宗案件在在彰显出我们的急救措施不足之余,民防局沙滩救生员更点出,地方政府在多个地点的防范都有欠妥当。不仅如此,国人的危机意识低落也是导因之一,因为当局的警告早已成了不痛不痒的耳边风,根本无法有效避免悲剧的发生..

状况1.欠缺警示牌

《》记者在走访时发现,尽管槟岛西南区美湖、峇东海滩等地都曾先后出现溺毙事故,不过,当地始终不见任何警示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2地点近年来开始成为本地人露营野餐的景点,因此在没有警示牌显示的情况,意外随时发生。

民防局沙滩救生员旺嘉马鲁丁就指出,无论是不是旅游区,地方政府都应该鉴定州内的“海滩黑区”,并设立警示牌。

“可能当局认为哪些海滩很少人去,所以忽略了,再不就是设立了可是却换了,不见了。不过,他们还是应该要做些什幺的。”

状况2.没有了望台

尽管州内不少地方欠缺警示牌,不过,就算有了警示牌而没了望台及救生机制,那恐怕也徒然。

记者前往直落巴巷一带海滩所见,尽管该海域因波涛汹涌而设立警示牌,不过,由于没有了望台及救生员站岗,就此,即便发生意外事故也只能在无奈情况下怨己不由人。

驻守在迈亚密海滩的救生员利祖安也承认,其实直落巴巷一带曾有了望台,不过已经废置,甚至据说早已因狂风吹袭而坍塌,目前根本没有任何拯救机制。据了解,目前仅游客多的海滩设有了望台,其中丹绒武雅至峇都丁宜就共有4个了望台。

状况3.站岗不足

据了解,现阶段的救生员值勤时间仅限于早上9点30分至下午5点30分,此后的时间仍旧存有隐忧。

一名不愿具名的当地居民就指出,尽管很少人选择清晨游泳,不过,傍晚时分却很多人下水嬉戏,因此建议站岗时间能拉长至天黑前。

“最多人的时候其实是傍晚,所以如果那时没有救生员怎幺办?”

不过,据记者向民防局了解,当局正考虑将站岗时间延长至傍晚7时。惟,落实时间有待宣布。较早前,当局也已经增派人手至5人,每天至少3人站岗。

状况4.不听劝告

若地方政府鉴定了“黑区”,当地也设立了警示牌和站岗时间也拉长了,但是,人民的态度才是关键。

利祖安点出,过去两年期间,他就因为多次劝诫游客勿在危险气候下下水时遭国内游客辱骂。

“就算我们警告了现在不适合下水,不过他们会骂说‘你以为我不会游泳啊?’‘我孩子会游泳的,不用你担心’之类的话。”

这点,嘉马鲁丁也认同,并指有关情况只发生在本地游客身上,反之外籍游客不仅会依据指示,更会询问救生员哪区较适合游泳。

“就算有了告示牌,他们(本地游客)不听,我们又有什幺办法?”

询及救生员是否有权阻止游客下水,他则表示民防局在这方面只能劝诫,无权阻止任何人。

建议设水上安理会 林建成:呼吁4年没下文

马来西亚救生协会主席林建成曾建议,成立水上安全理事会无疑能从根本上着手避免悲剧一再重演,不过,有关呼吁已经4年余了,当局仍旧没有下文。

据了解,自发生2010年钟灵中学龙舟队惨剧后,该会就游说各个政府部门,包括地方政府部、教育部和首相署,希望大马政府可成立该理事会。惟,4年过去了,林建成还是在做着有关的呼吁,同时也彰显出政府在这方面有欠积极。

根据新加坡及澳洲的水上安全理事会做法,政府可针对溺水案件,向警方和医院等收集相关数据和资料,并在了解溺毙原因后,进行研究及进一步制订相关政策,从而减低惨剧一再发生。

陈金辉建议市会 “海滩黑区”应竖警示牌

槟岛市议员陈金辉表示,他认同民防局沙滩救生员的看法,即除了旅游区,“海滩黑区”也应该竖立警示牌。

他受本报询问时说,他会向市议会建议,鉴定非旅游区的“海滩黑区”,以便竖立警示牌。

“我认为,市议会也应该考虑设了望台,然后向民防部申请沙滩救生员驻守。”

国人危机意识低 溺毙案彰显防范不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