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金融热搜 >寂寞,是一种选择。

寂寞,是一种选择。

2020-07-04 | 文章出自:

我坐在这间複合式咖啡厅才不到半小时,就已经对店内的两位服务员深感佩服。

先是买了数十个不同种类麵包的男生,要求按照口味分开结帐,当服务员好不容易算好金额,他又拿了别的麵包来结帐,因为有组合特价优惠,所以服务员又得把刚刚算好的部分重新算起,而这个男生来来回回添加麵包总共三次。

当服务员正在结那看似没完没了的总金额时,进来了一位大叔,劈头就问:「你们这里有什幺餐点吗?」,我回头看看柜檯后的那面黑板墙,明明已经用各色粉笔清楚写下菜单,不过服务员还是笑咪咪的递上整本MENU,接着,大叔继续问:「有茶吗?」、「什幺茶?」、「我可以拍一下照吗?」、「这附近哪里可以领钱?」。

送走大叔,第一个男生还在选麵包,这时进来的是打扮时髦的妈妈,和两个小孩。这家人显然是熟客,大声小声的跟店员话家常,她们的晚餐还没点完,小孩就吵着要上厕所,她叫小孩自己去上,上完再出来继续点餐。所以现在店内仅有的两台收银机,一台正在等第一个男生继续挑麵包,一台正在等两个小孩上厕所。

再进来的客人是个安静的青年,很俐落的就挑好麵包,才发现还不能结帐。于是,他就这幺端着麵包的盘子,站在那位妈妈的后面,两位服务员对他尴尬的笑着说不好意思,那个妈妈忙着把玩手机,第一个男生还在选他的第三轮麵包,两个小孩谁也没上好厕所。

我转回头,看着前方落地窗外的夜色。

这天下雨,交通雍塞。正值晚饭时间,许多大人带着小学生在冷天中匆匆赶路,或许是要回家,或许是要去补习,其中有个中年男子,手上提着身边那小孩的书包,朝马路的方向走去。经过这间店的时候,他看见落地窗内的我,愣了一下,似乎才发现这里有间新开的咖啡厅。

有那幺一瞬间,我相信他是想要走进来的。他停下脚步,快速的浏览了店内。一楼的座位并不多,除了我坐的这排是三个面对窗外的高脚座位外,另外一张是非常大的长桌,桌旁的椅子少说也有个十五张,看来是让独立的散客坐的。

这时我也浏览着他,和他牵着的那个孩子。他的髮稀疏,眼镜上全是雨滴,孩子身上穿着连身连帽雨衣,他自己则是连伞也没手撑,不过还好,今晚雨不大。

穿过眼镜片的眼睛,看见的是什幺样的景象呢?雨滴肯定放大了霓虹灯的光晕,形成了某种迷幻的效果。或许他想着不如就进来躲躲雨,喝杯咖啡也好。绿灯亮起,孩子拉拉他的手,示意他该走了。可能他想着,如果今天是他一个人,就可以踏进来待一待了。他收回视线,转过身去,和那小孩过了马路,双双奔向他们的人生。

上个礼拜去看了天作之合剧团的音乐剧《寂寞玛奇朵》,导演吕曼茵用一栋大楼的剖面场景,让我们看见在那栋楼里的几户人家,所发生的有关「寂寞」的故事。那栋楼的一楼,就是间叫做「玛奇朵」的咖啡厅。

咖啡厅好像特别能和寂寞划上等号,所以好多创作,总是发生在咖啡厅。可是不管那剧本多幺用力地告诉大家如何能不寂寞,我却觉得,明明那些角色在一个人的时候,比较快乐啊。

其实,寂寞或不寂寞,全看自己想要在哪个选项上打勾。

在这样寒冷的夜里,我一个人坐在咖啡厅,被满满的忙着要去照护谁谁谁的陌生人们包围着,大家都匆匆地在为谁奔忙着,而我,没有孩子要赶着送去补习班、也不需要回家做晚饭给任何人吃,我一个人在咖啡厅吃着素食三明治,喝着白酒,写着新书的稿。电话开着但没有人找我,脸书上也没有任何与我有关的新贴文,这样的我,到底寂不寂寞呢?

有次在节目里访问作家贝莉,她的新书《出走去没有你的地方》,写的是几段她自己一个人的旅行。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一个人旅行的心情和故事,好像很感伤、很孤独又寂寞,但最后我问她:「那可以跟你一起去旅行吗?」,她顿了一下,说:「可以啊,但是要各走各的。」,我故意追问:「不能跟你一起手牵手逛街吗?」、「不能跟你一起吃早餐、中餐、晚餐吗?」、「不能请你帮忙选择到底应该买哪一件洋装吗?」,她一直笑,然后所有的选项,她都在「不行」那栏打上勾。

原来我们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嘛,我窃笑。因为以上那些的选项,我也通通不行。所以说到底,一个人过日子,其实就是我们的选择。或许不是有意识的选择,但莫名其妙的,走到此时,生活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我家就在马路正对面,我知道回家就会有五只猫咪可以摸摸抱抱,我的男朋友正在忙着他的事情,所以我可以一个人在这样的咖啡厅写稿,顺边听听周边,瞧瞧大家,猜想着路人的故事。

雨夜、冷天、一个人,寂寞?不寂寞?全看自己要往那个选项打上勾,而不管此时的你,是主动的想要自己一个人过生活,或是被动的只好一个人过日子,都请享受这样的生命吧,有天你会知道,现在的你,为什幺会是这样的你,当你发现答案的时候,你会很感动上天给你这样的历程。

刚刚那位要去领钱的大叔,又回来了,终于忙碌告一段落的店员,一个在收银台招呼大叔,一个在我身后的大桌子上她的晚餐。

从玻璃反射着她的身影,我不知道遇到了整晚奥客的她,觉得自己到底寂寞不寂寞,看看时间,已经晚上十点,盖上电脑,收好包包,我决定回家抱猫。

寂寞,是一种选择。